eeaaii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红尘劫】41 陈年往事

【红尘劫】41 陈年往事



  我和她走出电梯,来到房门口。
  我低下头,在她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她浓烈的女人气息,身下
的某一处已经起了反应,但我却极其冷静,从她风衣领口处把手抽出,而后直勾
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哦?要是有选择,你愿意做这种事吗?我的意思,你明白
吗?」
  她当然明白,但或许她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被逼、被强迫去接受这种事,现在
的她早已经麻木不仁。此时她脸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娇羞的笑脸,轻轻推了我一下:
「你好坏啊…开门啦……」
  我把门打开,我们走进房里,我走到床边,两条腿一分开,双手放在脑后,
慵懒的躺靠在床的靠背垫上。
  对她说道:「你随意……」
  或许她误会了我的意思,她把风衣脱掉随手丢在床上,赤裸裸的胴体展现在
我眼前,她用风骚的姿态从床上爬过来,慢慢绕上我的腰部,抚摸上我的胸膛,
动作极为挑逗的慢慢解开我衣服的扣子,又轻轻解开我的皮带,俯下身子,用牙
齿咬住我裤子的纽扣,动作十分娴熟,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扣子用舌头给灵巧
地解开了,又故意用丰满的乳房去蹭我突起的那一处,我的性欲被她挑起,鸡巴
蠢蠢欲动。
  这时我惊讶的低着头看着在自己裤裆前面卖弄风骚的蓓蓓,她把乌黑的长发
往身后一甩,露出娇红的半边侧脸来,轻轻地拉开了我裤子上的拉链,毫不犹豫
地把手伸过来,把我西裤往下一拉,最后把我仅剩的一条内裤也一点一点地脱了
下来,顿时,我火热的鸡巴弹了出来,她一只手抓着我灼热而坚挺、表面有青筋
突出的阴茎,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我的卵蛋。
  「也许你误会了吧,我所说的随意,并不是这个意思,在我这,你不需要刻
意的去迎合我做些什么……或许应该说,你是自由的。」我把蓓蓓一把抱住,限
制了她的动作。
  她疑惑的问:「那你把我带回来做什么。」
  「拜托,是你求我带你走的……唉……我带你走不是想和你做什么,而是我
确实不想把你留在那。」我解释道。一边用手指把她凌乱的长发别到耳后,露出
她面具遮挡着的脸,我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未被面具遮挡的脸颊,手指轻搓着她的
嘴唇。
  她默默的看着我,低下了头,长发再度遮住了她的脸,她低声的说:「谢谢!」
  说完她俯下身子,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揉搓我的卵蛋,另一只手握着我的阴
茎上下套弄,鲜艳的红唇在龟头上若有若无地触碰着,她一系列的动作瞬间勾起
我体内最原始的欲望。
  即使冷静淡然的我,整个身子也微微地震颤了一下。
  她手上的动作却很熟练,可以看得出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这时
她嘴巴张大了一些,把我的龟头含到了嘴里,舌头卖力地吮吸和舔舐起来。
  过了一会,她猛地一口把我的整个鸡巴含了进去,只剩下底部被黑色的阴毛
遮盖住的一小块地方还裸露在外面,整根硬邦邦的鸡巴就猛的一下子戳到了她的
喉咙口。
  她微微闭上眼睛,嘴上和手上同时套弄着,大口大口地卖力吮吸着。
  龟头抽离她嘴巴的瞬间,发出了「啵」的声音,霎时间整个房间里增加了糜
烂的气氛。
  我看着闭着眼睛,粉嫩的小舌在自己的鸡巴上来回舔舐的蓓蓓,不由自主地
想到了刚才那个男人说的话,我老婆慕思也就是浪花,圈子中的四大花魁中的
「花」,出场就会被人争抢共度春宵。而这个女人是浪花的替身,当她被面具遮
挡的时候,也就相当与是浪花就趴在自己的胯下,卖力地吮吸着自己的鸡巴。这
种强烈的征服欲让人觉的很痛快,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畅爽感觉。那是不是每个
玩弄蓓蓓、折磨蓓蓓的人,都这么享用着她来意淫我的老婆慕思……
  我正思索着,突然鸡巴没了快感,我自然的皱了皱眉,就在此时,她突然就
低下头去,把我的卵蛋含在了嘴里翕着。瞬间我好像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
了,格外舒畅,简直是妙不可言。
  她一边用一只手揉搓着,一边用嘴亲吻舔舐着,同时另一只手上下套弄着阴
茎,慢慢的,龟头顶端微微渗出透明的液体。
  她就这么反反复复地动作着,当她用嘴包裹着阴茎的时候腮帮子就会鼓起来,
当抽出的时候她吮吸龟头腮帮子就会瘪下去,嘴唇和鸡巴紧紧相贴着的地方不时
地渗出口水。
  她又一个猛烈的深喉,最后在「啵」的声响中,我的鸡巴脱离了她的红唇,
她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干噎着……
  我就这样被她生生的打断了即将高潮的欢愉,虽然不满,因为之前一直思考
着老婆的事,我把她与老婆重叠,看着她这个样子,令我充满了怜悯,我温柔摸
着她的背,关心的说:「怎么了?不必勉强自己。」
  她看着我,眸底流转着盈盈的水光,眼角不受控制地流出一滴泪水,显得楚
楚可怜。
  我沉默的看着她,不自觉的再一次把她与老婆重叠,心中一阵阵的刺痛,忍
不住用手指拭去她流下的泪。
  或许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大多数的男人都喜欢在这样口
交之后,在她嘴巴里面内射出来,让那些混浊粘腻、带着令人作呕的腥气的精液
在她嘴巴里释放出来,然后要她咽下去。而我却没有强行这样做,甚至因为鸡巴
与她口腔脱离而打断了高潮的欢愉,我没愤怒,我没指责她,反而压抑住欲火安
慰她。
  她的心好像被突然触动,她看着我把自己脸上那半遮挡的面具取掉,露出羞
涩的微笑。就这么注视着我说道:「我第一次出场主动自己脱掉面具,我想让你
看看。」
  虽然我早就知道她是蓓蓓,但是在此时此刻这种场合下,她娇羞的笑容却令
她更显得妖娆妩媚。霎时间,刚刚压抑住的那股欲火又窜了起来,我抿了抿嘴唇,
抬起一条手臂,抱住她,把她整个人搂到自己怀里,用力地在她红润的嘴唇上亲
了一口,呼吸急促,喷着滚烫的气息,嘴里生硬的挤出:「你很美……」
  蓓蓓听到我口中说出这3个字,脸上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凑过来主动在我嘴
上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娇羞的小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她轻轻的从我怀中挣脱,用手指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弹了一下,并凑过嘴来
用舌头舔了舔,受到这样的撩拨,鸡巴抗议似的抖动了几下,她盯着我的鸡巴,
娇嗲的说「你看你,我知道你想我,也不用这么心急啊。」
  她把两腿大大的张开,摆出「M」字形的姿势,并用手指撩拨了一下我的鸡
巴,娇羞的看着我说:「看它想我了,你就不想吗?」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衣服脱掉随手丢在一边,把她压在身下,这时她一只手
握住我的阴茎,把我的龟头对准穴口,另一只手环绕在我的腰部用力将我向前推
送,「噗」的一声鸡巴便全部插入那滑润阴道,我的鸡巴一插入,便被她那两片
肥嫩的阴唇紧紧地夹住,而后龟头被阴壁肉紧缩挤压,传来一股股酥麻酸痒的快
感。
  我发了疯似的狂抽插了数十下,兴奋得直打寒噤。鸡巴在火热湿滑紧缩的屄
里,一下一下快速地重复挺进拔出。
  她也在我疯狂的抽插下,一边扭摆着腰肢、挺动着阴户,一边忍不住浪叫了
起来。整个肉穴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在疯狂抽插下淫水飞溅。
  「喔…喔…爽…真爽!」我愈插愈爽忍不住沉吟,伴随着抽插发出阵阵的
「噗噗」声和「啪啪」声。
  「啊…啊……噢…啊啊啊……」她也在为我和音般的浪叫,交合的声音和呻
吟声回绕着整个房间。
  我一面揉弄起她的双乳、一面猛攻她的小肉穴,我不停地快速耸动抽插,我
插得愈深、愈快,她便流的愈多、夹得越紧、叫得愈大声。我双手不住地揉紧那
对大奶,一张嘴则是连舔带吸的撩拨她肿胀的乳头。她则弓起身,用双手吊着我
的脖子,努力的把乳房、乳头送入我的手、送入我的口。在她的配合下,我肏得
好舒畅啊。
  她娇喘如呓迷糊的说着:「我…第一次…感受到……做…爱……会…是那
…么美妙,你也…姓邢…多…希望……你…是他。」
  「什么?他是谁?你老公?」我一股酸味涌上头,我肏着她,她想着别人
……我顿时深出猛入,鸡巴毫不留情猛力的进出。
  接着她边呻吟边说:「嗯…嗯…不是…我老公,…是一个…我…一直…喜欢
的…人,他也…姓……邢。」
  「什么?谁?」我被醋意点燃的怒火瞬间熄灭,愕然的减缓了抽插耸动的速
度。
  得到缓和的她脸色绯红,迷离的用手指摸着我的嘴唇,如同呓语般轻喘着说:
「你很像……我喜欢的一个人,那个人也姓邢。」
  这时我有一种预感,她口中的这个人就是我。在我的记忆中,她所认识的人
中只有我一个姓邢,我想起每次她来我家的时候的种种迹象,原来她一直默默的
喜欢着我……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我温柔的抱起她娇柔的身躯,亲吻着她的脖子、下巴、嘴唇、脸颊,最后轻
轻咬吻着她的耳垂,低声的在她耳边说:「宝贝,那你就把我当成他吧……」
  她用迷惘的眼神看着我,轻声的问:「你不介意?」
  我没有用言语回答她,我用手在她身体的各处性感地带游走,并张嘴含住她
一个充血挺立的奶头不停吮吸。当手游走到她圆润的丰臀,揉捏弹手的臀肉时,
我会用向内抬压使得我的阴茎能更加深入更加紧贴的摩擦她的肉洞。同时我用胸
膛挤压她乳房,我俩生殖器紧密贴合,被浪水打湿的阴毛黏贴在一起,再加上我
们两个人都赤裸着身子,为房间内添加了一份极其色情的糜烂色彩。
  她也积极回应我的交缠,双手抱着我的脖子,腰肢开始在我的怀抱中不停扭
动,肉洞口一张一合象小嘴一样吮吸着我的阴茎,不时的上下套弄我的阴茎。慢
慢地用柔软的嘴唇亲吻着我的嘴唇、下巴,脖子,来到了我胸膛,最后用红红的
小舌头舔舐着我的乳头。
  我的乳头被她舔舐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乳头也硬了起来。她把我的乳头含在
嘴里,用舌尖快速地调弄着,鸡巴也被她肉洞不时的套弄,在双重的刺激下,我
感觉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舒爽,呼吸也越来越炙热。我一把捧起她面色娇媚的小
脸,用嘴巴封住她柔软的嘴唇,接着我紧搂着她,一边加大我俩生殖器和胸部之
间的贴合力度,一边用舌头努力的想伸进她嘴里,舌头撩开她的唇放肆地舔着她
整齐、洁白的牙齿。随着生殖器的套弄、胸膛与她奶子的挤压、舌头的侵入,她
忘情的张开嘴,松开牙齿之间的咬合,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中畅游。
  她的舌头也在索寻着我的舌头,我俩的舌头相互纠缠,有时候当我的舌头回
到自己口腔内,她的舌头也会追逐而来,轻轻舔着我的牙,还不时在我的舌根底
下轻轻打转,甚至我俩激烈的吮吸着、争夺着,大口吞咽着分不清是我还是她的
唾液。
  不知道激吻了多长时间,我的嘴终于离开了她的唇,但我们交合在一起的生
殖器却没有一刻停止过套弄,而此时的套弄更加疯狂。
  她双手自然的抱着我的脖子,双腿屁股和腰配合着一种非常娴熟的姿势开始
上下套弄,越套越疯狂,不断发出「扑哧」、「啪啪」的交合声。
  她大声呻吟:「好棒…啊……好舒服…哦……噢…邢哥……人家…好舒服
…啊……第一次…那么美妙……啊……噢……」受到她淫荡的浪语激励,我双手
紧紧握住她的腰肢,随着她套动的节奏,双手上下用力托着她的娇躯,使其龟头
可以更加深入她的肉穴,两人的交合处不断的有大量浪汁喷涌而出,她身体不断
抖动,乌黑亮丽的长发四散摆动,一对丰满的大奶上下甩动,浪到了无法形容的
地步。
  她的叫喊和浪荡的姿态,让我忍不住去疯狂亲吻她的唇,她主动的伸出香舌
回应我,我用身体把她到床上,抬起她一只修长圆滑的美腿,勾在我的臀部,鸡
巴从上斜向下肏着她充满浪水的肉穴,肏得她浪水四处飞溅,她还拚命地扭动腰
肢把我的鸡巴挤向最深处。
  「啊……邢哥……你真厉害……人家受不了……」她摇晃着头,长发散乱的
披着,更显得抚媚娇艳。
  我突然有种非要刺穿这诱人的肉穴才甘心的想法,于是我尽力的一下比一下
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鸡巴插入肉穴,肏得她高潮不清淫叫着:「啊……太深了
…受不了……噢…舒服死了……」
  她则扭动臀部迎合我的鸡巴,不时抬起小穴接受鸡巴如同打桩一般的撞击,
啪!啪!啪!啪……
  在这疯狂的猛烈抽插下,我感觉自已象是要爽飞了起来,我大叫道:「宝贝,
我快要到了。」
  我咬了咬牙关,竭力想要控制住汹涌的快感,望着她那副媚人的浪态,以及
听到她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终于让我忍耐不住了,感觉到鸡巴不停得跳动着,
我正准备拔出鸡巴……
  她察觉到我拔出鸡巴准备体外射精,连忙两脚猛的夹紧我的屁股,双腿收缩
夹紧的推力,把我快要拔出屄口的鸡巴,再度推进她肉穴的最深处。她边呻吟着、
边羞涩的娇嗲说道:「邢哥,别!!不要拔出去…射在里边嘛!!」屄口同时用
力缩夹着我的鸡巴。这时一股浓热的精液从我的龟头冲出,我的精液混合着她喷
涌而出的浪水,一股一股地冲入她的肉洞深处。
  我们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房间里只剩下我沉重的喘息声和她的娇喘声,这
股精液喷射后鸡巴仍然停留在她的阴道里,竟然没有半分疲软。我的鸡巴在她屄
里一抖一抖的,我把她拥入怀里,手在她光滑的背部、翘臀之间游走。
  过了片刻,她急促的娇喘声慢慢平复,她也从情欲中醒了过来,怯怯的小声
问我:「需要…我舔…干净吗?」
  「不需要……你是自由。」我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搂着她的手用力的紧了
紧。许久许久,我们也没有分开,她不愿意离开我的怀抱,她更不愿我的鸡巴离
开她的屄,她屄里的嫩肉一紧一缩挤压着,好像要把我鸡巴中残留的精液吮吸干
净一样。
  此时,还在深沉欢愉里的她,微张着湿润的双眼盯着我看,瑟缩在我怀里,
如同呓语般混乱的说着:「我把你当成他,我没把你当成他,但我又把你当成他
……」
  不知为什么我看到她这样有种心疼的感觉,我抚摸着她轻声说道:「你就把
我当成他,或许我就是他……说说你和他之间的故事。」
  她用手轻轻摩擦着我的胸膛,回忆着:「我小时候双亲车祸身亡,是爷爷奶
奶用父母车祸赔偿金把我拉扯大,供我读书,考入大学。刚进入大学的我,一切
都是陌生的,也充满了好奇。心理无数次幻想高中老师所说的大学生活,想象着
可以轻松的漫步在校园里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受轻柔的微风拂面……可是在迎新
晚会的路上,有位学长搭讪我,还强行对我动手动脚,大学一切都很陌生,一切
都很让人失望,就在这时,有位学长路过,英勇的把我救了下来,到现在我还记
得他英姿勃勃的那一声大吼『你干什么,滚』,吓跑了那个坏学长,过后我想问
他叫什么名字,结果他如一阵风一般的潇洒而去。」
  呃……听到她回忆中第一次与我的相遇,我突然一怔,这是我当年干过的事
吗?正常情况,好像搭讪和救人的身份对调一下才应该呀!
  慢慢的我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
  依稀记得当时,刚从舍友口中得知今晚有迎新晚会,我一早听说过今届的学
妹素质都很高,一看时间快开场了,我深知如果去晚汤渣都没,从宿舍里急匆匆
的冲了出去,疾奔会场地点。在幽暗的路上看到一男一女在那拉拉扯扯,那女的
穿着打扮简直是土的掉渣,至于长相嘛,看不清……我也没多想,大学中情侣之
间发生纠纷事件多了去,就在这时那女的推开那男的,跑向我,我恰好从旁边经
过,这女的就撞在我怀里。当时,我就想,哎呀!我的妈呀,这哔了狗的,我还
急着赶场子呢,这么个土的掉渣的女人跑我怀里什么玩意呀!于是我大吼一声:
「你干什么,滚!」其实那时候这句话是冲着这女的吼,结果那男的也忒奇怪,
不知怎么地转身就跑了……而后这女的还想问我叫什么名字,一个这样的女人如
果和我搭上点什么关系,那我还用泡漂亮美眉,我于是摆摆手,急匆匆的跑去会
场。
  误会,真的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难怪后来老婆介绍闺蜜的时候,我没认出她
来,怪不得当时闺蜜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苦笑了一下,亲亲她的额头,「我想
听听你和你学长之间的故事……」我顿了顿又说:「呃,不过你别用邢哥来称呼
他,毕竟我也姓邢,那样我会觉得怪怪的……呵呵,不过我之前说过让你把我当
成他,只要你不怕深深的爱上我,用邢哥也行。」我调笑着诱导她继续说下去,
我也想知道在她眼中和口中的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在我的调笑下,她白了我一眼,渐渐的把关于我的故事回忆出来,比如学长
人缘很好,在饭堂吃饭身边能有一大票的兄弟;社团、策划活动、篮球场上的英
姿等点点滴滴。在她眼里师兄是一个干净,阳光,外表给人暖暖的男生;又是一
个热情,喜爱运动,给人感觉充满了活力;同时还是高冷,冷静沉稳的,外表给
人酷酷的男神……
  我清楚的知道,她口中的学长是我,她口中描绘出来的学长却是那么的十全
十美,我听着怪怪的,那么完美的人,会是我吗?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个人到底
是不是我?只是她口中的这些事迹我依稀有点印象,完全没想到她会那么喜欢我,
连这些点点滴滴的琐碎小事都能记得那么清楚,我有点动心的用力搂了搂倦缩在
怀里的她。
  她继续的讲述着,我也从她口中知道,她之所以会与慕思成为好友,其原因
在于学长,因为单纯的她只想最近距离的看着学长,哪怕学长眼中没有她……我
问她有没有嫉妒过你闺蜜?她告诉我,她没有嫉妒,只有羡慕,特别是学长与慕
思的校园事件更令她羡慕,她说她只想默默的看着学长幸福,或许她就是路边一
颗不起眼的小草或小石头,学长永远不会注意到她。直到有一天,因为她与慕思
有些相像而导致被学长袭胸,当她发现是学长的时候,她还默默的为她与慕思相
像感到庆幸、感到开心。再后来得知慕思怀孕,她还默默为慕思姐开心,同时也
很羡慕她能孕育学长的孩子,甚至希望某一天,能因为她与慕思相像而错误的与
学长发生点什么,而后怀上学长的孩子……那时候她才明白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
爱上了学长。没想她美丽的幻想没有成为现实,反而因为相像导致了她噩梦的开
始。
  回忆到这的时候,她的泪水不停的滑落,这时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是由
于从上次调教的交谈中和视频中知道她出卖了慕思;另一方面,这次交谈中明白
到,其实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很痛心,用手拭去她流下的泪水,忍不住俯下
头,用唇亲吻拭去她的泪痕,亲吻她微微闭上的双眼,不停地抚摸她因哭泣而微
微颤抖的娇躯,并紧紧地抱着她温柔的安慰道:「别哭了,会哭坏自己的……」
  她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湿润的双眼微微张开,看着我,慢慢的把头凑过来,
把红唇贴在我的嘴上,主动向我索吻。
  我温柔的回应她,嘴唇碰了碰她的红唇,随即伸出舌头,用舌头在她的上下
唇撩拨,她伸出香舌卷住我的舌头,我俩的舌头在空中像灵活的小蛇那样交缠,
你追我逐,翻绕不定。我俩就这样无声的亲吻了几分钟,这时我始终没有拨出来
的小兄弟却不争气的亢奋起来,并在她的肉穴里跳动了几下。
  她应该是感觉到小穴里仍然插着的那个肉棒在跳动,娇羞的轻轻捶打我的胸
膛,嗔声说道:「邢哥,你好坏,就这么安慰人家的吗!」
  我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解释:「你这么个大美人,我又不是柳下惠,这不—
—正常的生理反应,放心,我这就把它拔出来。」
  「没关系的,就这样。」她亲了一口我的嘴唇,又轻吻一下我的脖子,不好
意思的倦缩在我怀里,静静的搂着我。
  我抚摸着她乌黑柔顺的长发,轻叹一口气,温柔的诱导她:「后来呢?说出
来吧,把你压抑已久的秘密宣泄出来,你会好受些,我会是你最好的听众。」
  在我怀中,她深吸一口气,沉默半天后,幽幽的继续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