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aaii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雪怡的故事】(2):黄雀在后

【雪怡的故事】(2):黄雀在后


  四月份的上海,已经进入初夏了。林荫树枝叶婆娑,气候在中午开始炎热。
  漂亮的男女们已经穿上了消夏的服装,当与以往不同的是,因为新冠病毒疫
情的缘故,大家都带起了口罩,穿着单薄衣着的上海妹子不仅可以做「背影杀手」,
也可以做「正面杀手」,刺激着这座城市所有男生的荷尔蒙。
  经过了长时间的飞行,这趟从意大利飞往上海的航班也即将着陆了。飞机上
乘客们的手机随着飞机所在的高度越来越低而开始叮叮的响起来,这些带着亲戚
朋友问候的铃声在机舱内不断响起。
  「各位机组成员注意,刚收到通知,目前由国外进入中国境内所有航班皆需
要集中隔离14天并进行核算检测,包括乘客以及机组人员」一道浑重而带有磁
性的嗓音从机组对讲机里传出,是本次航班的机长,藤一庆。这位机长年轻有为,
习得多国语言,30岁就有长达7年的飞行经验,不仅业务了得,更是一个身材
健硕的小帅哥,虽然传闻与业内多位空姐有过绯闻,但仍然有不断新进公司的空
姐听闻后对他趋之若鹜,想同飞一个航班,认识一番。可以说是是南方航空东南
地区的非常出名的黄金单身汉。
  当然,刚刚大学毕业的雪怡,也算心怀春花的少女,对帅气,能力强的男生,
也是心往神仪的。但心有男友,本着吃瓜的心态也想碰到这位被姐妹们常常说起
的小帅哥机长看看,没想到这次有机会碰上,也可以向同事们吹嘘一番,惹姐妹
们羡慕一下。
  然而,得到机长最新通知的雪怡心塞了一下,刚上机的时候还想着立马能见
到自己男友志强,今晚回去亲热一下的,没想过经过了几个月的培训,还要度过
半个月的隔离,该死的病毒。
  收到机长的信息后,乘务长李丽瑶便是对乘客们进行通报。「各位乘客,您
们好,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刚刚收到最新通知,根据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的18号指令,从4月1日0点起,目前由国外进入中国
境内所有航班皆需要集中隔离14天并进行核算检测,稍后请按机组人员的安排
有序下机」一声典型的广播女声从机舱各个喇叭响起,学习播音专业的丽瑶凭借
着自己甜美的声音,以及堪比央视主持人的功底,短短几年的升为乘务长。坐在
广播电话筒旁边的她仪貌端庄,脸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
窝,容貌虽不及雪怡那般清丽绝俗,但在空姐队伍里面也算是头列美女,更甚的
是,她有着那如黄莺出谷般的甜美嗓音,多少空少幻想着丽瑶姐能在自己胯下呻
吟,暗地里还开玩笑说,丽瑶姐的叫床声都能让我射。
  听到消息的乘客们,也是一顿哗声,相互接头讨论,有些在抱怨,有些则无
动于衷。
  然而,病毒并不会听从人们心中所愿,或许隔离是对抗它的唯一办法。
  飞机着地后,乘客们陆陆续续地按地勤人员的指示,有序的离开机舱,乘坐
上专车前往隔离点。
  机组人员在完成了整个飞机下降任务后,也准备拿行李走人了。机长藤一庆
和副机长小刘从驾驶舱走了出来,几位空姐则不约而同的看上去,喊一声机长辛
苦了,藤一庆打望了几位空姐,最后目光停留在雪怡身上,面带微笑的回道「哈
哈,接下来的隔离的日子才辛苦呢,大家快点收拾行李,去隔离酒店休息吧」
  雪怡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这位风靡空姐群的帅气机长,与
平时碰到的机长不同,一般的机长由于长时间的飞机,虽然身高较高,但体型都
较为偏瘦,但藤一庆则保持着一身健硕的身材,与雪怡在健身房看到健身教练并
无不同之处,常常去健身房的雪怡一看,就明显看出这身材的真材实料,高高的
个子,宽宽的肩膀,腰圆膀粗,两个结实宽厚的胸肌把制服撑的明显凸起,真的
是撩妹指数爆表,心里不禁的把自己男友志强跟眼前这位机长对比起来……志强
是一位脸皮死厚的宅男,也不喜欢运动,雪怡也曾经叫过他一起去健身房锻炼,
但他却更喜欢在宿舍玩游戏,如果不是志强当时死缠烂打几个月,雪怡一时心软,
才不会跟他在一起。不过女人一旦跟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便会对男人有依赖
感,这也许是雪怡这几月对志强念念不忘的原因。
  「雪怡,这几次飞行还习惯吗?」乘务长丽瑶姐知道雪怡是刚培训出来,在
一旁关心道。
  「还好啦,丽瑶姐。但是还想着这次飞完能回家的,没想到要隔离,呜呜呜」
  雪怡撒娇道。
  「是啊,飞之前也没通知,谁知道下机后要被隔离,算了,当作放两个星期
假呗」丽瑶姐笑着回答道。
  很快,全部人收拾完之后,也上了专车,被送到专用的隔离酒店,隔离酒店
是与乘客们一起的,房间区域则按航次进行划分,方便管理。
  因为防疫需求,平时两人一间房的则变成一人一间,因为刚发起的隔离通知,
本次航班也算是前几批的隔离航次,能分配到比较好的酒店,这家隔离酒店环境
也比普通经济酒店要好很多,空间大、设施全、装修现代化,还有大阳台。雪怡
住在四楼,从四楼阳台往下看去,是一个庭院,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水池,水池高
高喷起水,形成一片薄薄的白雾,象是在风中轻轻飘动的薄纱,经过夕阳的光照
射,缤然纷落,仿佛能在水雾中看到一小段彩虹。
  雪怡心里想,如果不是隔离,感觉象是在度假……
  放好行李后,雪怡便打开手机,给志强发微信,说清楚状况。「志强BB,
下机后竟然被通知要隔离,不能见你了,想要抱抱,呜呜呜」
  「啊,不是吧,我今晚还开好情趣酒店等你宠幸你呢」志强回复道。
  「你这个大色狼,这么多个月没见我,就想这个事,混蛋!!!」雪怡看到
情趣酒店四个字,嫩白的脸蛋瞬间红了起来,脑中也想起与男友志强之前在外面
开房的翻云覆雨,但心是口非的雪怡还是在微信里臭骂他一顿混蛋。
  雪怡越想越生气,男友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关心自己的安危,整天却想着做爱,
虽然自己也很想与男友亲热,但一句关心都没有,越想越气的雪怡便拿起手机再
发条短信「哼哼,不想理你了」,发完便拿到一边去充电了。
  夕阳西沉,天色也逐渐模糊起来了。辛苦了一天的雪怡,坐在床边的小沙发
上,绝色的脸庞露出了慵懒的模样,细眉长睫,细巧挺秀的鼻子,秀挺的鼻子下
面,是樱桃小口,丰满红润的小嘴唇包在匀整的细白牙齿外面,像一朵盛开的花。
  婀娜多姿的身子还穿着南航蓝色制服套裙,这制服紧裹着她的身体,把两座
挺拔的玉女峰和完美润滑的蜜桃臀都暴露得淋漓尽致;短短的包臀裙下,还有令
人能玩上一年的修长美腿,搭上超薄型天鹅绒黑色丝袜和黑色漆高跟小皮鞋,百
厘米有余的大长腿得到最佳的展示。
  长站一天的工作让雪怡的身体疲惫不堪,不禁伸起懒腰,两段粉臂和修长玉
腿反相伸直,凹凸有致的身板则向前挺去,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的双峰随着身
体的前挺跳跃欲出,顿时把制服内衬衫的第一二粒钮扣撑脱了,如果是有人站在
身后,便能看到这令人热血沸腾的美景,透过制服衬衫往深处看去,白嫩硕大的
乳肉及粉红色的乳尖尽在眼前。
  休息一会儿后,雪怡便去卫生间准备洗漱,洗澡总能让人卸掉疲惫。
  在卫生间的大镜子前,雪怡褪去身上已然有些汗迹的制服,在镜子上映入的
是一个清秀美丽的清纯美女,没有制服,内衣包裹着的动人躯体彻底的释放出来,
胸前那双丰满诱人的巨乳,像水滴一般地挂于胸前,丰润撩人。
  一顿卸妆后,便拿起身旁的毛巾,进入浴室。打开花洒开关,花洒中的温水
便迅速的落到雪怡的身躯上,全身湿了的娇美肉体更显淫靡。
  湿透后,便是涂沐浴乳。雪怡用纤纤细手把沐浴乳涂满了自己那饱满有致的
身躯,嫩滑的肌肤在浴室明亮的光线下照得嫩白诱人,像羊脂膏一般,细如葱白
的双手在丰腴得来又苗条的身躯上来回摩擦,不时地也碰到那粉红色的乳头,沐
浴乳产生的泡沫覆盖了全身,白花花的泡沫和蒸腾的水蒸气相映交错,让浴室里
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美人身材仿佛一道美丽的风景,更加引人入胜。
  经过一轮沐浴,雪怡感觉通体舒畅,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浑身赤裸的
雪怡走出浴室,一手正拿着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和身躯,整个空间里空气潮
湿,布满了沐浴后的香味。擦拭干净后,便穿上粉色吊带纱薄睡裙,清凉的睡裙
根本无法掩盖她那浑圆高挺的巨乳,雪白酥乳露出一大半,因为翘臀的原因,本
身就不长的纱薄睡裙更显短,裙摆勉强到大腿根部,一双粉嫩紧实的修长玉腿完
美的展现出来。
  穿着清凉睡裙的雪怡,用手洗掉自己的制服和两条丝袜,胸前那一对半露出
睡裙的傲人雪乳因为没有胸罩的束缚,便随着洗衣服的动作而不住的起伏酥晃。
  雪怡洗完便去阳台晾衣服,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四周望去,竟然发现
自己房间的阳台透过隔壁房间阳台能看到里面床边半角大小的空间,因为旁边阳
台没有关阳台门,所以能细细的听到有人说话。让雪怡好奇的是,不是因为隔离
的关系所以一人一个房间吗,怎么会有两个人声音,因为雪怡进来房间的早,也
不知道旁边住的是谁。
  雪怡小心翼翼的走到阳台边去,听到「现在还在隔离呢,你叫我过来干嘛…
  …」从隔壁房间最里面的一格传来了银铃般的甜美嗓音,雪怡没听错的话竟
然是乘务长,丽瑶姐!
  「今晚留在这里陪我呗,一个人无聊」传来的声音让雪怡吓了一跳,竟然是
机长藤一庆,难道自己发现了一庆哥和雪瑶姐的地下恋情吗。
  「你……你别搞错,我昨晚在意大利是喝醉了,昨晚的事不会有第二次了…
  …」丽瑶姐委屈地说道。
  「嘿嘿,昨天我们亲热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哦,是谁昨天叫床得那么
动听的……我这里还有拍视频呢,要不要一起看看?」藤一庆淫邪地说到道。
  「你……你竟然还拍了视频,快点删掉它,昨天……昨天我都说我喝醉了」
  丽瑶姐惊慌失措,显然不知道该什么办。
  仿佛听到了惊天大秘密的雪怡站了阳台边上一丝不动,生怕发出声响让别人
听到,心里也对原本还有好感的机长藤一庆顿时好感全无,竟然用这种方法逼迫
女生跟他做爱,但好奇的雪怡不知道为何,继续选择听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这视频删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条件,嘿嘿嘿」藤一庆的淫笑声让雪怡
也心感害怕。
  「你……」丽瑶姐爲难的嘤咛着,显然,她也知道眼前这位跟自己一夜春宵
过的男人想要什么。
  沉默了一小会儿,丽瑶姐用又羞怯又娇滴滴的声音说「你……你想怎样,那
个是绝对不行的!」
  「哈哈,那个是哪个?别害羞嘛,我也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你帮我口一次,
让我舒服了,我就删呗,昨天你喝醉了没机会弄,怎样?」藤一庆手拿着显示视
频的手机,边摆弄边说。
  「这……这……这样……我没有弄过,不会……」丽瑶俏脸一红,细细的娇
声说着。
  「哈哈,没想到你的「第一次」还在,如果你不行的话就走吧,别怪我心情
不好把视频发出去」藤一庆点击了一下荧幕中的播放健,手机响起了令人神魂的
娇喘声「啊……啊…好大…好深……!」
  丽瑶听到自己叫床声,瞬间满脸通红,说道「你……你赶紧关掉,我……我
帮你弄,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雪怡没想到丽瑶姐竟然屈服了,自己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呢?
  「那我们就开始吧~嘿!」藤一庆咽着口水,仿佛迫不及待的样子。
  说着,藤一庆就坐在阳台门和大床之间的单人沙发上,位置刚好被站在阳台
的雪怡看到,雪怡看到藤一庆,立马把身子缩了回去,生怕被同事发现自己在偷
看。
  「来,先帮我把短裤脱了」藤一庆命令地说道。雪怡虽然身子缩回去了,但
声音还是能听得的到的。
  一阵不间断的衣服摩擦声响起,沉默了一小会后,雪怡听到了那边发出「嗯
唔」一声。
  「咳……咳,不行,太大了」丽瑶边喘气边说道。
  「哈哈,天生就是这么大,没事,来~慢慢来,我教你。」藤一庆自豪地说
着。
  雪怡的八卦之心感觉只听声音不够,想探出头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进行的,便
把头稍微地往外探一点,刚好能看到隔离的状况,视线也刚好能看到两个人,因
为没有开阳台灯,所以相比之下,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只见机长藤一庆躺坐单人沙发,在上身穿着一件衬衫,身下的短裤已被脱到
脚跟下,健壮的双腿向外张开,而大腿根部则是一撮浓厚的阴毛,可能是阳性激
素多的表现,而浓厚的阴毛中间挺着一根二十多厘米长的大肉棒,暴涨的肉棒表
面满是筋纹,粗得跟塑胶瓶一般,而雪怡见到这一幕,顿时满脸通红,懵懂天真
的雪怡没见过如此大的阳具,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那里都是一样大的,雪怡只见过
自己男友的肉棒,应该勃起后才12厘米,没想到每个男生是不一样的。
  在藤一庆腿间,正跪着一个还穿着制服的空姐,从后面看,丽瑶姐长发披背,
因为跪着的缘故,屁股朝后挺,贴身的南航制服套裙把臀部包裹得圆润美韵,已
然27岁的丽瑶姐跟清新脱俗的雪怡不同,虽然穿着同样的制服,但是浑身洋溢
着勾人心魄的风情和成熟的韵味。
  丽瑶一手扶着藤一庆粗壮的大腿,一手则握着巨大的肉棒,张开自己的樱桃
小嘴,无奈的把藤一庆那根阴茎生疏地舔弄吞吐着,发出「啧啧」的声音,雪怡
目瞪口呆的看着,之前志强也要去过自己帮他口交,但自己觉得脏,所以一直拒
绝,没想到现场看到别人示范……
  显然,单纯的口交不能满足藤一庆的淫欲,双手开始向丽瑶的娇躯伸去,先
一手抚摸丽瑶那差不多及腰的秀发,像摸猫一般,仿佛对丽瑶的举动给予奖励,
还说道「丽瑶宝贝,你弄得我好舒服~」另一只手则沿着挺直白皙的玉颈,浑圆
玉润的香肩摸去。「来,让我再看看你漂亮的身体」三两下便除下丽瑶身上的上
衣。
  除去上衣的丽瑶,线条优美、白嫩如脂的裸背显露出来,而前面那高耸饱满
的双峰被黑色蕾丝乳罩包裹着,深不见底的乳沟尽在眼前,随着口交动作的上下
运动,这双丰腴傲人的雪乳不停的跌宕起伏,随时呼之欲出。
  高高撅起的翘臀,跌荡耸动的雪乳,让藤一庆欲焰高燃。
  「啊啊~~太舒服了~~丽瑶~~你一边吞吐一边用舌头舔~~」藤一庆像
主人一般指示道。
  丽瑶不由自主了听了眼前自己正在服务的男人的话,张着诱人的檀口,伸着
娇嫩的小舌尖,学习怎么去舔弄男人的阳具,嘴巴吞吐的「啧啧」声音越来越响,
偶尔也发出「嘤嘤」娇喘声。
  这一切,尽在雪怡的眼中,不知为何,看着眼前淫荡的口交场面,本应该觉
得恶心的雪怡,心里却变得痒痒的。
  丽瑶的舔弄让藤一庆的肉棒更为粗壮了,口交已经不能满足他了,欲火难耐
的他,便把手继续向下探索,快速地把丽瑶的包臀裙向腰部撩起,近乎粗暴地撕
裂了那包裹着大长腿的超薄型天鹅绒黑色丝袜,另一单手则很熟练地解开了半裸
上身的黑色蕾丝乳罩,白晰酥嫩的雪胸跳跃而出。
  经过藤一庆上下其手的一番操作后,丽瑶近乎全裸,只剩下腰间的包臀裙和
一条黑色蕾丝内裤。
  「哈哈,没想到你还穿着一套内衣,是不是想好今晚跟我亲热」藤一庆调戏
道。
  「唔唔……我才没有……咳咳」丽瑶听到这般调戏,脸颊通红的说道。
  藤一庆深知女人心思,眼前的红颊熟女显然是动了情,便把手伸去那丰腴浑
圆的雪乳,用熟练手势的双指夹住雪白玉乳上那粉嫩的红色乳头不断的揉拧,
「嗯……嗯……嗯」乳头的刺激令丽瑶停止了口交,不禁地娇羞轻吟起来……
  藤一庆便用力一抱便把跪在地上的丽瑶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手
继续的向双乳的蓓蕾进攻,另一手则向细致嫩白的大腿夹住的阴唇摸去,透着黑
色蕾丝内裤,食指和中指准确摸到阴蒂的位置,轻轻地揉搓,加上蕾丝带来的更
大摩擦力令丽瑶感受到一股电流感「啊……啊……啊」诱人的檀口间断发出银铃
般的呻吟声。
  经验老道的藤一庆对怎么刺激女性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不断上下其手地对丽
瑶那成熟性感的身体揉搓爱抚着。而丽瑶渐渐地被着抚摸的快感令她下意识地张
开修长的双腿,让藤一庆更方便的抚摸她的花蒂。
  随着对阴蒂不断的刺激,丽瑶的双腿中间的花包穴口逐渐的流出些许淫液,
把蕾丝内裤都弄湿了。
  「宝贝,你的下面已经湿透了。」藤一庆向着丽瑶的耳边轻轻说道,一边说
还一边向丽瑶的耳朵吹气。
  「嗯~嗯~嗯~」丽瑶的声音很小,娇媚张口小嘴回应道。
  「来,慢慢地坐上来」藤一庆再次温柔向丽瑶耳旁说道。
  小穴的空虚感仿佛让丽瑶忘记刚进房间说绝对不行的决绝,强烈的快感让她
感到头脑空白的,不经思考便随着藤一庆说的去做,轻快地把蕾丝内裤脱去,伸
出雪白修长的手扶着藤一庆坚实的双肩,裸体的身子轻轻的坐在藤一庆的双腿上,
另一手扶着藤一庆那粗大的肉棒,用力分开着润白如玉的修长玉腿,挺着柳腰往
那根肉棒上轻轻的往下压过去,透红的樱桃唇瓣还不断地往外流出淫液,仿佛要
迎接贵客,红得发紫的龟头顺利地插进丽瑶的蜜穴中。
  「啊~~痛~~唔~~好大~~~啊啊~~」龟头刚进蜜穴就停住,丽瑶因
为阴道突然地撕裂而感到痛。
  「来,慢慢来,一点点进去~~」藤一庆继续温柔地说到。
  远隔几米远的雪怡看到丽瑶慢慢地将身体往前倾,一点一点的把藤一庆那粗
长的肉棒插进自己的肉穴之中,心中不由地惊讶起来,没想到这么粗,这么长都
能插进去,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跟志强做爱被插的时候的感觉……
  「啊……唔……,太深了,不行了」丽瑶身体一边颤抖着一边娇呼着,雪白
修长的双手扶紧紧抱着藤一庆,胸前白晰酥嫩的雪峰豪乳跟藤一庆结实的胸肌相
互挤压,白嫩乳肉饱满得滚溢出来。
  「丽瑶……妳真的很美……」藤一庆看着眼前娇艳妩媚的丽瑶说道。
  丽瑶听到夸奖后,身体便像骑马一样,向前摆动,而粗长的肉棒便随着丽瑶
身体的摇动而有规律的抽插着……
  「呜~~嗯~~~」丽瑶随着肉棒对蜜穴的不断抽插而叫起动听的娇喘声,
在一旁观战的雪怡也知道女人在做爱的时候是多么的爽快,也开始闭着眼睛开始
想象跟自己男友做爱的场景,在想象中,自己男友的肉棒忽然变得跟以往不同,
变得大了,粗了
  「啊~啊……哦~哦~」随着身体的适应,快感的不断来袭,丽瑶的美嗓发
出呻吟声愈来愈激烈,两人的作战场面也越来越淫荡。
  连A片都没有看过的雪怡,竟然观摩到一场更胜A片的同事大战,这淫乱无
比的场面让雪怡身体越来越燥热,白晰长腿中私处越来越瘙痒。
  今天在机舱厕所的快感也逐渐蔓延到雪怡的身体各处,雪怡目不转睛地看着
丽瑶姐身体在藤一庆强壮的身体上不断的上下抽动,自己双手不由自主地往樱红
的唇瓣伸去,因为刚洗完澡,内裤还没来得及穿,便更方便地抚摸着自己那敏感
的小蜜穴。
  如果从别的地方看去,那就是有一个娇艳无比的美女站在阳台上,穿着粉色
吊带纱薄睡裙,露出一大半的雪白酥乳,粉嫩紧实的修长玉腿,几乎半裸的动人
躯体,在用手淫糜抚摸着自己的花包穴口。
  「舒服嘛?丽瑶」藤一庆问出男人做爱都会问的问题,为了得到肯定答复,
藤一庆用双手扶了丽瑶的纤纤细腰,一声低吼,用力地用腰腹力量加快地抽插,
随着抽插的加快,原来的「啧啧」的交合声转变为「啪啪啪啪」碰撞声。
  「啊~啊…舒服…不要那么快,太用力了啦……」丽瑶眼睛半闭,香嘴微张,
不停的淫叫着,娇媚地回了藤一庆的问题。
  快速的抽动让丽瑶那圆滑乳球上下不停甩动,不可抗拒的快感也令丽瑶更加
迎合藤一庆的抽插,便更加卖力地摇动自己腴润白晰的细腰,摇摆着她浑圆酥嫩
的粉臀,用她流着蜜水的娇嫩花穴反反复复吞吐着藤一庆那粗得惊人的肉棒。
  「啊啊啊!…一庆…嗯嗯!……好舒服!……啊嗯!……啊啊!……啊啊啊!
  ……」丽瑶的叫声越来越大。
  丽瑶的娇美呼声让雪怡听的仿佛感觉自己在做爱一般,看着藤一庆的粗长肉
棒不断进入丽瑶姐的蜜穴,雪怡也将两只手指往自己的蜜穴伸去,另一只手则摸
向自己被纱薄睡裙包裹的酥胸,用双指夹住自己粉红的乳头,不断的摩擦。
 雪怡几个月没被满足的敏感身体随着乳头与小穴上传来的骚麻感逐渐扩散着
  整个身躯,不敢呻吟的雪怡只能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发出一丁点「唔……唔
……唔」
  声音。
  「丽瑶,我们换个姿势,转过身来」藤一庆拔出了自己深入蜜穴的肉棒,丽
瑶满脸通红,脸带娇羞地看着二十多厘米的粗长阴茎,便很配合的站起来,双手
扶着沙发,翘臀高高的撅起等待藤一庆的插入。
  雪怡见到全裸的藤一庆那健硕的身材,胯下那一根异于常人的暴涨粗筋大肉
棒,一手掰着丽瑶的翘臀,顶在了她粉嫩湿濡私处的紧小穴口,接着缓缓的插入
了进去,接着双手扶着丽瑶的芊芊细腰,落力地向前冲撞。
  雪怡不断地听到健壮的腰腹与雪白的翘臀快速碰撞的「啪啪啪啪」声和妩媚
撩人的呻吟声。
  淫荡的场面、撩人的呻吟、酥麻的刺激。视觉、听觉、触觉令雪怡的快感源
源不断,两只手指不停来回进出蜜洞口,左手拨弄着唇瓣,快乐、刺激、炙热种
种的感觉冲击着雪怡的脑袋。
  另一边,「啊啊啊……好深……好快……你插得真的好深……太舒服啦!…
  …我、我……要不行了!……啊啊!……快点!」丽瑶仿佛完全放开了自己,
毫不保留地娇吟浪叫起来。
  「啊啊,丽瑶宝贝,我也快了,你太棒了,……啊啊!……我想射进去,宝
贝」藤一庆继续加快碰撞的频率,仿佛一个人肉打桩机一般,要做最后的冲刺。
  「嗯嗯……啊啊……射进去吧,我要……一庆……太舒服啦!!」丽瑶的放
荡淫靡的呻吟着。
  雪怡没想到丽瑶姐竟然有如此淫荡的一面,前半小时还是拒绝,现在竟然让
藤一庆射精进去,眼前的淫荡气氛到达了最高峰,见到这一幕的雪怡更是加快了
双手的动作,樱桃小嘴喘息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藤一庆听到眼前美人的射精允许,便快马加鞭,更加猛烈地抽插,双腿痉挛,
重重地向前一顶,粗长鸡巴狠狠插入丽瑶的粉红蜜穴的最深处,浓浓的精液阴道
深处喷射而出!
  丽瑶雪白娇艳的肉体颤栗轻抖,发出「啊啊!……啊啊啊啊!……」高亢而
淫媚的高潮叫声。
  听着隔壁的叫床声,雪怡仿佛自己是参与其中的一份子,随着手指的快速抽
动、浑圆巨乳的变形,快感一阵阵冲击,雪怡只觉眼前一下子空白了起来,秀口
中的喘息逐渐加大,雪怡也高潮了……
  忽然一阵风吹过,一股粘稠的乳白色液体竟然随着风像飘雨一般洒落在雪怡
站的地方,刚好有几滴洒到雪怡的脸上、雪乳上以及还在呻吟着的小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