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aaii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家庭主妇竟沦为隔壁邻居的精液肉便器】(4)

【家庭主妇竟沦为隔壁邻居的精液肉便器】(4)



                第四章
  本章很多内容是本不在我的大纲之内,而是一时兴起而写。特别是最后天台
坤哥暴虐那一段,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看得那些旧港片里面的那些三级片男主角,
有些演技真的很好。那些癫狂的感觉,被我加在了坤哥的身上,不过这不是我一
开始的设定,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这样写。对了,这一章的坤哥形象,大家可以
带入吴毅将,这一章的坤哥身上有很多吴毅将演的三级片角色的影子。大家有什
么建议,或者想看的内容,可以留下评论告诉我。
             *** *** ***
  妈妈进浴室后,我也赶快从藏身处出来了。现在的我心里好乱,在看到了坤
哥如此对待妈妈后,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总之在妈妈洗完澡之前,
先出门冷静一下吧。
  我提着行李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天台上,这里平时只有小区居民想晾晒大件的
时候才会上来,很安静,也很空旷。也好,在这里打发下时间,等到平时我回家
的时间再下去吧。
  找了个略显干净的地方坐下,我呆呆的看着蔚蓝的天空,脑海里却全是刚才
坤哥玩弄我母亲的画面。我百思不得其解,妈妈和坤哥,一个家庭主妇一个黑社
会老大,明明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人。妈妈是怎么落入坤哥手里的呢?而且从妈妈
刚才那么顺从的表现来看,妈妈已经被坤哥调教了蛮长的时间了。
  难怪上次我在妈妈的衣柜里偷丝袜的时候,发现妈妈多了那么多的性感内衣
和情趣丝袜。现在想来,那些丝袜和情趣内衣怕不是在坤哥的要求下买的,专门
用来给坤哥玩弄她的时候「助兴」用的。还有那些梳妆台上新添加的化妆品,以
及换的发型……
  将这些与今天下午的事情一联系起来,我才发现原来妈妈最近的改变全是因
为坤哥。看来上个星期我在隔壁阳台上看到的那些暴露性感的女人衣物,主人也
多半是我的妈妈。
  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黄秋生主演的香港三级片「吸血贵利王」,里面那
个家庭主妇因为借了高利贷,结果没钱还,只好被放高利贷的玩弄,最后还被高
利贷的抓去做妓女还债。我再联想到坤哥的职业,以及他电话里说的那些话,莫
非是这个原因?可是家里没有什么财政问题啊,妈妈根本不需要去借钱。她也不
像电影里的那个家庭主妇一样,喜欢炒股票外汇什么的。没有任何线索,毫无头
绪的我感到胸中一阵烦闷,索性起身在天台上走了走。
  虽然是小区里的住户,可是这个天台我倒是没怎么上来过。以前小区里还是
物业公司管理的时候,通往天台的门常年都是锁着的,说是为了安全问题。后来
成立了业主委员会,把物业公司赶走之后,这个天台的门才解锁。好像是委员会
里面的人提出为了方便小区居民晾晒大件物品,所以解锁的天台。这个措施倒是
得到了小区居民的一致好评。不过开放了以后,来天台的人还是挺少的,只有些
主妇来晒被子。
  没想到天台的视野还挺不错的,周边没有其他高楼遮挡,可以直接看到东湖。
看了一会儿风景后,我倒是终于明白为什么平时那么少人上来了,这里实在是太
晒太热了。我被太阳照得实在受不了,在天台四处寻找一些阴凉点的角落。
  转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不会被太阳晒。走过去后我才发
现,这个角落的地上有好几个被人丢弃的使用过的避孕套,还有一些烟蒂之类的
垃圾。看来因为这个天台很少有人来的缘故,不仅给了清洁工偷懒不打扫的机会,
还让这里成了「打野战」的好场所。从这些垃圾上不同的积灰程度以及颜色的新
旧不一来看,这对男女还来了不止一次,是将这里当成了长期作战的秘密基地。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会玩啊,挑了个这么好风景的地方来野战。我看着地上的
烟蒂,脑中突然回想起刚才妈妈帮坤哥点烟的画面,还有这个开放天台的提议是
业主委员会里的成员提出来的,而我妈妈正好又是里面的成员,再加上今天我发
现坤哥可能长期性奴役我妈。莫非……莫非在这里野战的人就是坤哥和我妈妈?!
  也许,这说不定只是坤哥玩弄我妈的场所的其中之一。说不定这个小区里,
都有不少地点是坤哥往我妈丰满的肉体里灌注精液的场所。我看着地上的垃圾,
低头黯然的想到。
  爸爸忙于工作,经常要加班,三天两头的还要出差。而我平时也是在学校住
校,只有周六周日才回家。而我们长期不在家的缘故,才导致了坤哥有大量的时
间可以肆无忌惮地玩弄我妈的肉体。说不定平时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坤哥便会登
堂入室在我家作威作福。就像今天下午这样鸠占鹊巢,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里的
男主人,让我妈跪在地上伺候他。
  对了!我可以去买些摄像头装在家里,这样我不在家的时候也可以知道坤哥
有没有上门,而且说不定这可以让我知道妈妈落入坤哥手中的原因。
  直到后来,我也不知道我当初安装摄像头的这一决定,究竟是真的想查清妈
妈被玩弄的原因,还是内心深处的绿母情节作祟,让我想看妈妈的肉体被人玩弄
的样子。亦或者,两者都有……
  想到就做,现在上网买等快递送来,我都在学校了。还是去实体店吧,我立
马下楼打车来到科技广场。不过那些针孔摄像头哪有那么好买,我也只能选购一
些比较小巧容易隐藏的家用安防摄像头。不过好在这些摄像头可以使用 App,能
直接从手机端就可以查看屋内的情况,而且可以长时间高画质的录像保存在云端
或者内存卡上。同样也感谢现在电子产品的廉价,我之前在学校贩卖妈妈丝袜的
钱足够我在每个房间都装上一个摄像头来监控。
  买完摄像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也该回家了。虽然还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
对妈妈,可是人始终是要回家的,即使我再也无法用以前的目光看待妈妈了。
  回到家里,妈妈仍旧像以往那样在厨房里忙碌地准备着一家三口的晚饭。可
是我看着她的身影,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今天下午她被玩弄的画面。我支吾的应
付了母亲的问候,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回到房间里,将那些摄像头从包中拿出来。全都连上家里的Wifi调试了一
下,将它们全都连接上了我手机的 App。然后趁着妈妈在厨房忙碌,爸爸也还没
回来的空档,将它们细心的藏在了家里的角角落落中。这可是一个难度颇高的活,
既要能隐藏不被发现,又需要位置足够好,有足够的可视角度。好在我买的是充
电式的监控,可以不用考虑如何兼顾电源线的问题,不然还真是有够头疼。
  藏好摄像头后,我回到房间里拿出手机,一一查看每个摄像头的运做情况。
这些摄像头带有运动检测功能,可以设置成只有检测到房间里有运动的物体或人
的时候才会停止待机,启动录像功能。就像现在我隐藏在餐厅里的那个摄像头就
在 App端上有提示,切过去一看,就是检测到了妈妈在厨房的身影。(厨房和餐
厅是一体的)
  这时我听到了一阵微信的通话铃声,是从监控里传出来的。妈妈拿出手机,
看到是谁打来的后,妈妈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她没有立刻接听,而是熄灭了炉灶
上的火。拿着手机,来到了杂物间,把门反锁后才接通了来电。
  「淫妇,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的电话?」因为是视频通话的关系,手机是功放
模式,透过监控摄像头我也听到了坤哥不耐烦的声音。
  「对不起,我儿子在家。我得找个地方才能接听。」
  「我管你谁在家。贱货,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忘记要请安了?」
  「坤哥,我儿子在家呢,可……可不可以免了?」妈妈拉扯着衣服下摆,看
着屏幕有些为难的说道。
  「哼,规定就是规定。我说的话,你必须听!你是不是想要我现在过来,教
你怎么遵守规矩啊?」
  「不……不要,我……我错了,我现在就做,坤哥,我现在就做。」妈妈听
到坤哥恐吓要过来,立刻哀求。
  「那就快点,不要每次都要我打电话过来催!」
  妈妈将电话小心翼翼的靠在柜子上,确保正面的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接着
后退几步,慢慢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先是将厨房的围裙脱掉垫在最下面,然后是宽松的上衣及长裙。露出了穿着
一套红色蕾丝内衣和肉色开档丝袜的性感肉体,没想到妈妈普通的居家服之下居
然是穿着一套这么性感的内衣。不过这套内衣也是要脱掉的,最后妈妈身上仅剩
下那条肉色的开档丝袜。
  脱完衣服后,妈妈深吸一口气,跪在地上向手机磕头,口中屈辱的说道。
  「贱奴冯慧芳向主人请安。」
  说完之后,妈妈跪在地上,双手捧着自己胸前雪白浑圆的巨乳,凑到手机屏
幕前展示给坤哥看,我从监控镜头前能看到妈妈扬起的脸上那咬着嘴唇的羞耻表
情。
  「好,可以了,现在换下面。」坤哥查看了一会儿后,满意的说道。
  捧着胸部跪在地上的妈妈听到后,便换了一个姿势。坐在地上,双腿呈 M字
型打开,将仅穿着肉色开档丝袜的下体对准镜头。同时还配合着用手分开自己的
小穴,以方便屏幕里坤哥的查看。
  「嗯,不错。骚货现在给我弄点水出来看一下。」
  妈妈听到命令,也不敢不从,只想着快点结束,以免待在这里太久被发现。
她分开小穴的手开始揉搓阴蒂,抚弄自己肥厚的阴唇,卖力地自摸起来。妈妈好
像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娴熟的手法使得她开始进入状态,口中也开始发出
若有若无的呻吟。小穴开始慢慢地向外分泌淫水,直到滴了一些到地上之后,妈
妈才停下双手。她将抠挖小穴的手指展示给镜头前的坤哥查看,浓稠的液体在她
的指间还有拉丝。
  「好,现在作为处罚,你要从工具箱里,拿颗跳蛋塞到你的骚穴里,没得到
我的允许不准拿出来。」
  「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是不是要我过去塞?」
  「我……我知道了。」妈妈明白在坤哥面前,她根本没有话语权,只能接受
他的惩罚。
  她从杂物房一个角落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带锁的箱子。用钥匙开锁之后,只
见里面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各种成人性玩具,电动阳具、按摩棒、跳蛋、口球、乳
夹、皮鞭、手铐等各种成人用品一应俱全。我震惊于眼前的发现,没想到家里居
然还藏有这些东西。不用说,这一定也是坤哥为了来我家玩弄我妈妈时方便使用,
要求我妈买的,而且感觉他也没少在我妈身上使用这些东西。
  「选颗强力持久点的!不要一下子就没电。」
  妈妈点了点头,从箱子里选了一颗黑色的跳蛋。这颗跳蛋比其他的跳蛋略大
一些,尾端还有一根线连接着一个小黑盒子,妈妈往里面放了两颗电池,看来是
一个放电池的控制开关。因为刚才自渎的缘故,这颗跳蛋也不用涂润滑油便很顺
利的被妈妈塞到了小穴中。
  接着妈妈将那个小黑盒子别到了丝袜上,按动了开关。塞在小穴中的跳蛋开
始了疯狂的震动,一股愉悦的感觉便从她的下体处袭来。妈妈本能的夹紧了自己
的双腿,脸上也起了一片绯红。身体的反应是最忠实的,即使这是来自坤哥的羞
耻惩罚,依然还是让妈妈成熟的肉体无法抵御地产生了快感。但是妈妈还想保留
些许尊严,矜持的不想把快感显露出来给坤哥看到,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可
是那颤抖着的丝袜足尖,早就将她出卖。
  「怎么样?骚货,爽不爽?」见多识广的坤哥看出了妈妈的小心思,非要她
亲口回答是不是有快感。
  「是……是的。」
  「怎么爽?哪里爽?说出来!」坤哥逐渐加重语气。
  「小……小穴……跳蛋震得我小穴好爽。」妈妈的声音带着颤抖。
  「哈哈哈哈哈,小婊子回答得很好。记得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拿出来,也不
准关掉,我会检查的。」说完,坚哥满意的挂断了通话。
  妈妈看着手机屏幕一黑便瘫坐在地上,努力喘息了一会儿,在逐渐适应下体
的跳蛋后。妈妈赶快收拾好了盒子,穿好衣服努力重新变回那副家庭主妇的模样,
去厨房继续准备晚饭。而我则是意识到了,坤哥对妈妈的控制远比我想象得深。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点亮城市的夜空。我们一家三口也围坐在餐桌前吃晚饭,
平日里很起来很和谐的一幕。今天却只有爸爸一个人是真的在享受和家人共进晚
餐,我和妈妈都一直心不在焉。
  我坐在餐桌前,总是能想起下午看到的画面,一想到妈妈被坤哥按倒在这张
餐桌上肏弄,我根本无心吃饭,总觉得鼻端还能闻到那股淫靡的气味。
  不,也许并不是幻觉,那股气味说不定就是现在从妈妈下体处传来的。因为
就在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的同时,还有一颗跳蛋在妈妈的小穴里疯狂跳动呢。看着
妈妈努力掩饰着身体的异常,就连夹菜都小心翼翼的,抵御着下体那忽强忽弱的
力道。
  这个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有新的微信信息。
  「没事,是业主委员会的群里的消息。说小区的事情,我回复一下。」妈妈
强装平静的对我们说道。
  不过我猜十有八九这条信息是坤哥发来的,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今
天他玩弄我妈妈还没玩够吗?连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
  妈妈回复了几条信息后,便重新开始吃饭,还帮我们夹菜。不过我觉得有些
不对,她好像是在掩饰什么,因为她的左手一直没放上来。我很好奇,又不能伸
头到桌布里面去看。不过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把手机调到录像模式,把它伸
到桌底处对着妈妈拍摄,这样我就能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妈妈的左手才从桌布下伸出来,拿着手机又按动了几下,才放
下手机端起碗。我便停止了录制,调到静音偷偷查看刚才录制的画面。
  原来刚才在桌底下,妈妈借着桌布的遮掩,岔开自己的双腿,掀开长裙的下
摆,将自己的小穴露了出来。然后用手机对着自己的下体处,不知道是拍照还是
录像的。不用说,之后拿着手机回复的那几条信息,肯定是把下体的照片或者视
频发给坤哥了,让他检查跳蛋是否依然在我妈妈的小穴处运转。(具体姿势大家
可以参考「姑の卑猥過ぎる巨乳を狙う娘婿」这个AV系列的封面,全是各种熟女
在一家人吃饭的餐桌下岔开双腿,小穴里塞着跳蛋的图片。)
  吃完晚饭,我便早早的躲进了房间里。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却不知道该干些
什么。只能在平时上的各个成人论坛里搜索关于绿母的一切信息,不知不觉到了
深夜。
  我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手机突然响起了提示音,
解锁一看,是监控的 App提醒我运动检测启动。我好奇的切过去一看,是妈妈轻
手轻脚的从他们的卧室里出来,小心翼翼的穿过走廊,向门口走去。这么晚了,
妈妈是要去哪里?莫非又是坤哥?
  我赶忙出了房间,可是出了房门却没有见到妈妈的身影。我看了下隔壁坤哥
的房间,灯没亮,应该不是在里面才对。我突然想起今天在天台的发现,对了!
在天台!
  我快步来到天台的门前才放慢脚步,慢慢推开天台的铁门,怕它发出声响。
轻手轻脚的走到今天发现的那个角落,偷眼一看,坤哥和妈妈果然在这里!
  妈妈披着睡袍穿着双拖鞋,抱着双手有些不安的看着坤哥,坤哥则是有些脚
步不稳,看起来是喝过酒的样子。
  「快点,别啰嗦了,把衣服解开!我要检查!」突然坤哥大声说道。
  妈妈多半也是怕他的声音太大,被别人听到。不情不愿的解开了披着的睡袍,
里面是一件单薄的白色丝质睡裙,妈妈掀起睡裙的下摆。下体处是一条同色系的
丝质内裤,跳蛋的控制器正别在内裤的蕾丝边上。
  「哼,谁准你穿内裤的。」
  「我……我不是怕它掉出来嘛,我需要东西别住这个遥控器。」
  「别废话,穿了就是穿了,他妈的,一个个的都不听话。非要老子生气。」
坤哥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口气凶恶,多半是在哪里遇到了不顺,却是要接着酒
劲发泄到我妈的身上。
  他用力将妈妈的内裤扯下来,随手就是一扔。接着将跳蛋从我妈的小穴里拉
出来,扔在地上。妈妈披着的睡袍和穿着的睡裙,也被他狠狠的扒下来。坤哥双
手用力将她赤裸的身子转过去,强迫她双手撑在墙上,背对着自己高高撅起肥臀。
  「你……你干嘛……不……不要啊……啊好痛……不要在这里……啊……轻
点。」妈妈在愤怒的坤哥面前,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乖乖的撅起自己的丰腴肥臀,
身子不停的颤抖,等待迎接自己的命运。
  没想到坤哥解下了腰间的皮带,却没有脱下裤子,而是拿着手中的皮带一下
又一下的抽打在妈妈的身上。
  「啊……不要!……真的……求求你……别打了……主人……求求你。求求
你别打了!主人!贱奴……贱奴知错了,求主人原谅!真的好痛!求主人别再用
皮带抽我了。」妈妈没想到坤哥居然用皮带抽她,连忙痛苦的恳求道。
  妈妈转过头来,用含着泪光的水汪汪大眼睛看着坤哥,脸上全是乞求的表情。
可是她脸上的表情,配合上赤裸雪白的丰满肉体,反而更加激起了坤哥施暴的欲
望,越是美好的东西,越能激起人的破坏欲,坤哥抽打的动作愈加的粗暴。
  妈妈的眼泪从眼角慢慢滑落,但是也不敢大声惨叫。只能小声的呜咽,忍受
着坤哥的抽打。
  深夜的天台,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精壮的男人,手持皮带。一下又一下的
抽打在他面前那位成熟妇人丰腴赤裸的肉体之上,皮带在她雪白的玉背和翘起的
丰臀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抽痕。夜空很静,只有那一声声啪啪作响的抽打声,以
及妇人带着哭腔的闷哼在夜色中回荡。
  我痛心的看着妈妈被坤哥虐打,却无力去阻止。好在坤哥喝多了酒,一会儿
便气喘吁吁的停下了抽打。这时我的母亲已经虚弱的叫不出声,身上全是疼痛而
留下的冷汗。
  坤哥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妈妈,抽了只烟后。他将妈妈扶起,让她抓着天
台的栏杆背对着自己。然后他伸出舌头舔舐她雪白的背上,那一颗颗汗珠。他的
舌尖从下到上的划过,每当舌尖舔到妈妈背上被皮带抽打的红痕时,妈妈总是疼
得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舌头一路向上,从背部到脖子,最后一直到妈妈的耳垂边。
  「你说你们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为什么总是要惹我生气?我一生气,就控
制不住我自己。我也不想惩罚你,你看,你被我打成这样,我多心痛。」坤哥吸
舔着妈妈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着。妈妈垂着头,闭着双眼虚弱的说不出
话语。
  「臭婊子,我问你为什么要惹我生气!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回答我?
贱女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说话啊!你说话啊!」突然坤哥又性情大变的大
力拉起妈妈的长发,掐着她脖子恶狠狠的吼道。
  「对……不……起」妈妈被掐着脖子,仰着小脸看着坤哥凶恶的眼神困难地
从口中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我也不想这样做的,为什么要逼我?」坤哥松开
了掐着妈妈脖子的手,轻柔的说道。
  他看着妈妈不断咳嗽喘息的虚弱模样,又激起了他的性欲。他脱下裤子,也
不管什么前戏。分开妈妈的双腿,就将胯下坚硬的肉棒强行插入妈妈的小穴中。
妈妈双手无力的扶着天台的栏杆,小脸惨白的忍受着坤哥粗暴的插入,口中发出
微弱的不知是惨叫还是呻吟。
  坤哥伸出双手抓握住妈妈胸前那对,随着他抽插节奏而前后晃动的雪白巨乳,
用手将那两团白肉用力地揉捏成各种形状。
  坤哥握着我妈胸前肥硕的乳房,用力地屌弄着我的母亲。完全不顾她的感受,
只是一下又一下的用下体坚硬的肉棒,狠命地抽插着她的小穴。不是那种飞快的
抽动,而是那种有节奏的用力撞击。每次插入,都大力的将我妈的肉体冲得向前
耸动。让她翘起的雪白肥臀都跟着冲击而不断抖动,激起层层肉浪。
  「回答我,你是不是贱货?」坤哥一边抽动着下体,一边反手掐着妈妈的脖
子。凑到她扬起的小脸旁,凶狠的问道。
  「是……我是……我是……贱……货。」妈妈的脸上满是泪水,惊恐的回答
道。
  「说!你是不是母狗?」
  「是……我是……母……狗。」
  「你是谁的母狗?回答我!你是谁的母狗!你是属于谁的!」坤哥一边狠命
的在妈妈肥嫩的小穴中抽动,一边拉起妈妈的头发怒吼着问道。
  「我……我是……主人……的,我是……主人的母狗!我……我属于……主
人!」也许是恐惧,也许是身后坤哥那铁柱一般坚硬的肉棒将她的神智和尊严都
一起撞碎了,妈妈哭喊着回答。
  「对!你是我的母狗!你是属于我的!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你天生就是我
的玩物!你的使命就是被我肏弄,用你那下贱的身子,承接我精液的灌溉!」妈
妈的回答就像是给了坤哥一记最强烈的春药,一边口中喃喃自语,一边用更快的
频率和更强的力量,愈加凶狠的肏弄的妈妈的肥屄。
  妈妈这个我曾经视为贤良淑德的典范的女人,现在在深夜里背着家人,在天
台里赤裸着身体被隔壁凶狠的流氓当成性奴一样玩弄。这个流氓揉捏着她的大奶,
抽打着她的肥臀,肏弄着她的肉穴,还用口中的话语羞辱践踏着她的灵魂。尽情
享受着我母亲,这个美艳妇人丰满肥熟的美妙肉体。玩弄她的肉体,征服她的灵
魂。
  坤哥完全不顾我妈惨白的脸上痛苦屈辱的表情,在他口中喃喃自语着「贱女
人」、「母狗」、「臭婊子」、「骚货」的话语声中,暴力蹂躏着她的肉体。
  在月光的照耀下,妈妈胸前汗津津的肥大奶子和身后两片挺翘的淫臀像是镀
了一层油光一般闪亮。随着坤哥一下下有力的撞击,那一团团白肉跟着晃动出迷
人的乳波臀浪。
  伴随着清脆作响的肉体撞击声和妈妈口中哀婉的低吟,以及坤哥自己的叫骂。
坤哥在我妈的肉体中达到了极乐的高潮,他抱着妈妈的肥臀将肉棒挺到小穴的最
深处。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使劲射进妈妈肉体里,仿佛要在她肉体的深处留下
属于自己的印记。直到释放完所有的精华之后,才将肉棒缓缓抽离我妈的肉穴。
噩梦终于结束,失去了坤哥的支撑,被抽干了全身力气的妈妈松开了栏杆,双腿
一软。像是一个被人玩腻后丢弃的破娃娃一样,跌坐在天台的地面上,雪白的肉
体被天台肮脏的地面所染。
  坤哥握着下体疲软湿漉的肉棒,走到了我妈面前晃了晃。妈妈岔开着双腿靠
墙瘫坐在地上,双眼呆滞的茫然看着面前晃动的肉棒。只是本能的张开小嘴,将
沾满体液的肉棒吞入口中。坤哥眯眼享受着妈妈的口舌服务,直到她将肉棒清洁
干净,才从她口中拔出来。
  「你看你,搞得这么脏,我来帮你清洁干净。」坤哥看着我妈脏兮兮的肉体
说道。
  他拿起旁边清洁工用来冲洗地面的水管对准妈妈,拧开水龙头。一股水柱,
立马从水龙头喷涌而出,顺着水管冲刷到瘫坐着的妈妈身上。
  「啊~~!不要啊!好冷,不要淋了。」冰冷的自来水,立刻让妈妈清醒过
来。站起身子,躲避着水柱。
  可是坤哥乐此不疲的瞄准着妈妈丰满肥熟的肉体,将一股股强力的水柱喷到
她丰硕的奶子和肥嫩的下体上。我不忍再继续观看下去,离开了天台。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拿出刚才坤哥丢弃的我妈的那条内裤套到肉
棒上,回想着刚才的画面撸动着。我知道唯有这样,我一会儿才能睡去。而妈妈,
则是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浑身湿漉漉地披着那件睡袍回到了家里。
  一切终归于平静,夜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