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aaii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回天无术】第七章(26)

【回天无术】第七章(26)


            第七章(26)横驱别骛
  楼下辘轳横露井。楼上婵娟开晓镜。下楼难忘上楼时,风未定。帆不正。簌
簌珍珠挥尘柄。
  好一句「下楼难忘上楼时」,道尽人间留恋,惜往昔,叹曾经,满满的难忘,
满满的不舍。
  佛经里说「爱离别」是苦,学「断、舍、离」,是渡。能渡己则成人,能渡
人则成菩萨,能读渡众生则成佛。我知道自己成不了菩萨,也成不了佛祖,却万
万没想到成人也这样不易。书中道「看不开,就背着。放不下,就记着。舍不得,
就留着。」也不无道理,看不开、放不下、舍不得,常人又怎能自渡?
  对妻子的爱,让我无法割舍,也许明明知道是一条不归路,却将被打落的牙
齿咽入肚中,硬着头皮向前走。我管不了这条路是否有尽头,也管不了路的尽头
是光明或者黑暗,只希望这一路都有我的小方相伴。
  华灯初上,当灯光点亮城市里每个温暖的房间时,小方回来了,我紧紧把她
拥入怀中,小方也慢慢把双臂环绕在我的身后,紧紧的拥抱住了我,这久别的温
暖拥抱,是我放弃尊严换回来的。
  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妻子肩头的耸动,轻声地啜泣,还有我被泪水浸湿的肩膀
衣服。
  「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轻轻抚摸着小方的长发,在她的后背轻
轻拍打,此刻多说无益。
  过了好一会儿,妻子才停止了哭泣,轻轻挣脱我的怀抱。
  「我先去去冲个澡」妻子没有看我,匆匆的脱下外套进入卫生间,也许她是
不愿意面对我的眼神。
  我和我的妻子相对而坐在餐桌两旁,桌上是我精心为她准备的晚餐,小方一
身居家睡衣端庄的坐在我的对面。因为我不知道要庆祝什么所以没有准备酒,但
她却执意要喝些酒。因为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我愿意接受一切,所以我在等
妻子先开口。小方不胜酒力,平时很少喝酒,可今天却喝了整整一瓶红酒,我知
道她是想喝下就之后鼓足勇气跟我说些什么,我没有阻止她,而是默默的陪着妻
子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你能接受吗?」终于妻子开口了。
  我默默看着坐在对面的妻子,因酒力而翻红的清秀脸颊还是那么的温润动人,
妻子的眼神此刻正注视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有些躲闪,却没有再将
目光移开。
  「…」我有些犹豫,我知道妻子的意思,之前的信息里她也表明了她的想法,
看着小方迷离的眼神和眼神中隐隐透出的乞求,我迟疑了。妻子也爱着我,我知
道,正如我爱她那样,正式如此才让我们彼此不舍,彼此折磨,犹豫不决,如果
不深爱,完全可以分开,可,问题是深爱。既然小方的态度已经明确,她忘不了
也戒不掉,我强求看来也不会有任何作用,她离家出走不就说明了一切吗?如果
非要让她选择的话,综合考虑她宁愿放弃我这个不能原谅接受他过去的人,而回
到那些恶人的身边。
  「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我愿意接受」最终,我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老公,我不希望你勉强,错的人是我,是我不对,没有抵抗住诱惑,我是
个坏女人。我入迷了,我逃不掉了,但是我还是爱你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承受
这些,你不应该因为我犯的错承受这么多。」小方趴在了桌子上,枕着自己的一
只胳膊,不再看我。
  「小方,如果你能得到快乐,我愿意接受。」我伸出出左手握住小方的右手,
我能感觉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我又能说什么呢?不管我接受不接受,我的女人都
会回到那些人的身边,任由他们糟蹋,而且这种糟蹋是我的女人喜欢的。不接受,
我就会失去她。接受,起码小方还是我的妻子,还在我的身边,还是我的爱人,
家还是家,我还是他的丈夫。
  「老公,太委屈你了,我对不起你……」小方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我紧紧
的握住,她便没有再挣扎。
  「已经发生了,我不接受怎么办呢?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我没有劝说
妻子放弃她继续下去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没用,我太了解她的倔强的性格,
一旦做了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他的想法。
  「老公,太委屈你了,对不起……」小方重复着同样的话语「呜…呜…呜
…」的哭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真正觉得自己做错了,连累了我,真的觉得
自己对不起我。
  「我爱你,我愿你,别哭了小方」看着妻子哭的伤心,我又能怎么做,只能
温言相劝。
  「呜…呜…呜…我是觉得太委屈你了」小方还是哭的很伤心。
  「好了,方,你高兴,你幸福我就开心了,只要你不觉得受委屈,你想那样
就行」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妻子柔弱的啜泣,好男人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哭泣,既
然她喜欢那样的方式,我就应该成全她,也许违背道德,也许违背伦理,但是只
要我的女人高兴,又管他那么多干什么。「方,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以后告诉我,
不要让我担心就好了。」
  听到我这样说,妻子站起身,来到我的身边,撒娇一样的倒在我的怀中,双
手环绕着我的脖颈,紧紧抱住了我。
  「老公,我该怎么报答你,你是老天给我最完美的恩赐,我的命太好了。」
  不知道撒娇还是感谢,我听出了感动,居然还听出有些许的庆幸和兴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的这个决定等同于对小方的放纵,从此以
后小方不必再隐瞒我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沉溺于她已经喜欢的变态性游戏,
不必再对我躲藏。我抱着妻子思绪很乱,心情复杂无比。「你不觉得他们那么折
磨你,你会感觉好吗?」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找些话来岔开自己乱七八糟的心
情。
  小方停止了哭泣,但是仍然没有从我的怀抱中离开,慢慢闭上眼睛将香吻送
到我的唇齿之间,久违的激动像电流一样自我的双唇穿透我整个身体。当小方的
酥舌探入我的唇腔与我舌尖盘绕缠绵的一刹那,她那带有红酒余香的味道一瞬间
燃起我熊熊欲火。将妻子抱起径直走向卧室,轻轻放在床上,整个过程里妻子只
是闭着眼,似乎是醉了,可她起伏急促的胸口告诉我,妻子已经动情了,迅速脱
光衣服压在妻子身上用力抚摸着小方散发诱人芬芳的身体,我要重新找回原本属
于我的东西。
  轻轻拨开小方身上的家居服,那思念已久的完美胴体在时隔多日之后终于再
次呈现本该属于它的男人眼前。当颤抖的指尖在小方的丰胸上攀爬时,我能感觉
妻子已经微微战斗,感觉妻子的胸部比之前更加丰满而富有弹性,似乎是长期没
有得到滋润的缘故,妻子变得已成敏感,贪婪的将小方的樱桃含入口中细细品尝,
她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呻吟。一种久违的滚烫在下身熊熊燃起,我再也按耐不住
刺激呼之欲出的冲动,迅速拉下小方的居家裤,想要直奔主题,就在我即将将妻
子最后一道防线突破,让她赤诚相见时小方却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一下按住我
正在拉她内裤的手。
  「老公等等」小方悠悠地说道,「你去洗洗,让我再好好伺候你一次。」说
完妻子尽力推了我一下,将我推了起来。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却被小方制止下一步的行动,心里多少有些空虚,可听
到小方说要「好好伺候我一次」,心中不免出现了各种不堪的镜头,也许是我对
小方接受的态度,让小方觉得感动了,她一定是希望用我从未尝试过得方式满足
我的生理需求。
  酒精的作用,小方的归来,即将到来的温存,让我在淋浴房洗澡时下体便高
高雄起,期待一会儿妻子带给我的惊喜。烟、酒、失眠、心情不佳的共同作用下,
确实有两天没有好好冲个凉了,必须干干净净享受今晚夫妻团聚重新开始的幸福
时光。
  浴室在我们主卧室里,当我尽我所能快速、高效的完成清洁工作,回到卧室
时,我被眼前的妻子惊呆了。
  只见小方已经全身都被黑色大网眼的丝袜紧紧包裹着,我定睛一看才发现不
是丝袜,而是那种全身的大网眼情趣内衣,在情趣内衣的包裹下,小方修长的身
段显得更加的匀称,雪白的肌肤在黑色大网眼情趣内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妖艳,
  丰满而高挺的乳房、一臂可绕的纤腰、挺而翘的美臀在情趣内衣的掩映下呈现出
  完美的女性曲线,全身上下除了黑色的情趣内衣只有下身套在情趣内衣之外
的黑色蕾丝丁字裤。妻子长长的披肩发简单的束在了一起披在身后,一张俊俏的
脸不
  知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从没有这样在我面前展现过自己而感到羞涩而面红
  如潮,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卧室地毯上,含羞欲语的看着我,眼神中有三分
羞涩却又有七分的挑逗。我被小方的装扮震撼到了,直接感觉已经蒙了,居然就
很久没能说出话来,就那样看着她。
  「显然小方的这身装扮是为我准备的。原来小方知道我喜欢黑色丝袜。不,
是黑色情趣内衣。终于,我可以看到妻子的另一面了。」我想着,呆在原地。
  「他们一定也是这样要她打扮成这样然后在玩弄她的,不,一定比这个看起
来更羞辱的装扮,就像录像里一样,将她画成斑点狗。小方就是为了补偿我,所
以才要今晚这样跟我亲热,为了满足我的欲望。」思维像脱缰的野马四处乱跑。
  「老公,别看了」还是小方打破了沉默「让我好好再伺候你一次好吗?」
  这已经是今天晚上小方第二次跟我说要好好伺候我一次了,我已经兴奋的难
以自控。我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先坐在床上」小方对我轻声说。
  我坐在床上,靠着身后的床头,突然脑海中浮现起在这个房间里,妻子把我
用安眠药迷倒后,最后别破在卧室里,我的眼皮底下被魔王和程艳艳玩弄的镜头。
  那时候光是看视频已经让我又愤恨、又兴奋不已。此刻在同样的房间里,小
方要补偿我的损失,木然间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我的妻子,要用自己的身体慰
藉自己的老公,因为自己被别人玩弄上瘾。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这样荒唐呢?
而我居然同意我美丽的妻子继续这种不道德的关系,以换来她留在我的身边。做
男人做到我这样,也真的够窝囊的了。」想着这些,高高挺起的下身居然慢慢的
软了下来。
  小方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脸上闪过一次忧郁的神色。但只是片刻之后,她
缓缓的跪在了我的面前。
  「老公,我没有给你跪过,你从来也不会这样欺负我,今天我就这样伺候你,
用妻子的身份,用最卑微的状态伺候你舒服。」小方说着,看了我一眼。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妻子一身黑色情趣网衣跪在我的面前,此刻的她是
那么卑微,就像我在视频中看到的那样。一丝怜惜涌上心头,不想让我的妻子在
我的面前也这样,她已经被欺负的很多了。
  「方,起来吧,我不用你跪我。」我试图站起来,搀扶妻子起身,说实话我
有点不习惯妻子在我面前这样,我记忆力还是那个清纯温婉的小方。
  「不,你别动,别起来,让我也这样伺候你一次。」小方的态度很坚决,似
乎在祈求我不要阻止她,也许这样做会让她心里觉得舒服些吧,于是我又恢复了
刚刚的坐姿。
  「他们也要你这样吗?」我不知道怎么突然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也许一直
是我心里想问小方的吧。
  「他们?」听到我这样问,小方身子一颤,感觉有些惊讶。显然小方不知道
我知道还有程艳艳也玩弄过她的事情,她以为我知道的只是魔王一个人。「刚开
始的时候不是的」小方没有反驳我,解释的有些无力。
  「后来就必须这样了是吗?」我没有生气,态度平淡的问道,该知道的我已
经知道很多了,我又有什么必要因为这点事情生气呢。
  「……」小方就那样跪在那里,她的双手不自主的背在了身后,两腿并拢跪
在那里,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注视着膝盖前方的地面,
显得那么听话,那么卑微。只听小方在短暂的消声之后,像是下了一个决心似的,
才对我说道:「* 强,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也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真的能原谅
我,但是今天让我这样伺候你一次好吗?哪怕你明天反悔了,不原谅我了,我马
上就走。」
  「不,我不要你走,我要是让你走,我就彻底失去你了,小方。便宜了那些
王八蛋。」我有些急了,也有些温怒。
  「我知道这样让你接受这一切很委屈你,我…,可是…,老公,要不…」
  「不,别说了,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不要再说这些了,做你该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脾气,居然恨恨的打断她的话。「你还是我的妻子,
你有义务向我说清楚发生的一切。」
  「你要这样,让我怎么办啊,为什么你们都逼我,都是我的错吗?老公我是
爱你的,只是我现在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想法,我好难过,我自责,我觉得对比起
你,我恨我自己,可是我又没有办法,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小方已经开始
有些哭腔。
  「……」我沉默了,我能体会到妻子的为难,再逼她,真担心她会有离谱的
举动。是啊,现在唯一能给他温暖的就是我还能接受她,还爱着她,我不应该再
逼她了。她要做的只是补偿对我的亏欠,现在她只想要这样的一个让她补偿自己
老公的机会,用她自己习惯的方式,我怎么还能阻止她呢。想到这里我也下定了
决心,我要接受她,她的全部,爱她就纵容她,哪怕地狱我跟她一起闯。满足她
的心愿,让她用她的方式补偿我吧。
  「好啦,我都说了接受你的一切,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允许你离开我。」
  我看着低下头已经有些哭意的妻子说。「别说这些扫兴的话,继续你想做的
事情吧。」我在演,像一个演员。
  听到我这样说,小方低下头,似乎在调整自己的状态,过了一会儿,才慢慢
的用膝盖跪爬向床边。
  我看着妻子微红而又玲珑的脸颊慢慢贴近我的脚,双手仍然背在身后,然后
那张我品尝过无数次的樱唇缓缓开启,深处杏红而又性感的小舌头,在我的右脚
大脚趾上舔了起来。此刻的小方眼睛已经闭上,只是用她的嘴和舌头在我的脚趾
上来回打转,包括脚趾缝隙都用她的香舌认真仔细的舔舐着。虽然我已经认真充
过凉,但脚上一定还残留着些许的味道。而我的妻子,我的小方就这样,像一个
下贱的狗,跪在地上舔舐着我的每一根脚趾,然后慢慢的又将我的每一个脚趾吸
入她温暖的口中,一股股的电流从我的脚趾上串到我的大脑,明明很舒服,我的
下身却没有任何反应。我难道阳痿了?可刚刚分明它坚硬如铁。